街机电玩城官网 / Blog / 政治人物 / 西安34人涉黑团伙开26家赌博厅,数据显示中国每年2600万吨旧衣服被扔掉

西安34人涉黑团伙开26家赌博厅,数据显示中国每年2600万吨旧衣服被扔掉

  摄设赌场、抢店面、砍举报者甚至在警方查处时砍伤公安分局副局长……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昨在西安中院受审,该组织以公司名义经营26家赌博游戏厅,四年敛财1.2亿元。
  本案案卷多达101册,昨日在法庭上,34名被告人密密地站了两排。这是西安警方近年来查处的规模最大的涉黑组织。
  “黑头目”只承认开设赌场罪   “以被告人王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进行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通过违法犯罪手段获取经济利益,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生活秩序……”作为第一被告人的组织头目王伟,今年46岁,大专文化,他被起诉的罪名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聚众斗殴罪、妨害公务罪等6项。
  在法庭调查阶段,面对公诉人指控,王伟只承认开设赌场罪,对其他罪名均予以否认,并多次称“我的两个游戏厅”。他称,他自己只在观音庙村、吉祥村一带开设两家赌博厅,因面积不够,未办理相关手续。两家游戏厅共有30多台游戏机,其中8台赌博机,每个游戏厅每月也就挣一两万元。
  开公司不办业务只为赌厅盖章   当公诉人质疑“为何所有被告人都指认你是赌博厅大老板?”王伟说,“我不认识他们中的大多数,(他们)如何供述的,我没法解释。”
  公诉人指控,王伟在2008年注册成立的“伟一”公司,用来经营赌博厅,王伟否认,称“伟一”公司与赌博厅无关。
  “赌博厅员工衣服、电脑主板上都发现了‘伟一’标签,你怎么解释?员工押金,押金条为何用‘伟一’的专用章?”公诉人连连发问。“为了让员工放心,借用‘伟一’的章子”,王伟辩解,到游戏厅上班,要交押金,还有的要交身份证。他承认,公司章子除给押金条盖章,并无其他用途,公司也没有做过其他业务。
  招员工强调防火防警防媒体   招聘员工后,王伟会对员工培训,并提出要求:三种人不用,爱打架的、抽大烟的、吃软饭的,“三防”——防公安、防媒体、防火防煤气,赌博厅副经理会时常在门口把风。起诉书显示,曾到游戏厅找事的几个人均被殴打。但王伟称,碰上打闹的,“我靠语言、气势(压倒对方),软磨硬泡说服……”王伟称,游戏厅被处理过,但罚钱后过段时间继续开。自己没参与过个案,都不清楚,只是事后接受处理和赔钱,既否认逼迫他人转让店面,也否认指使他人“顶缸”。昨日的庭审持续一天,预计还将进行两天。
  6宗罪   西安市检察院指控,以被告人王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涉嫌6宗罪。
  1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
  非法所得部分用于拉拢执法人员
  2008年4月,王伟注册成立陕西伟一实业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代表,工商核准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建筑材料、日用百货等销售。为牟取非法利益,该公司超范围经营电子赌博游戏厅,王伟对公司所有事务具有绝对决定权、管理权,同时纠集其他被告人协助其管理公司。“以开设赌场为主要获利手段,同时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以被告人王伟为首,公司形式为依托,层级分明,管理严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2008年至2011年数年间,该组织先后在雁塔区、长安区、灞桥区、碑林区、莲湖区、未央区、新城区、高新区、蓝田县及咸阳市大量开设赌博游戏厅,获取非法利益,除日常开支外,部分用于拉拢腐蚀相关执法人员,为组织成员提供医疗费、奖励,摆平事端等违法犯罪作案经费。
  2开设赌场罪
  26家赌博厅遍布西安及咸阳
  2008年至2011年,该组织先后在西安多区县及咸阳市开电子赌博游戏厅26家,其中部分赌博游戏厅是由被告人李某、赵某以及王某(另案处理)出资与该组织合伙经营。
  该组织开设的赌博游戏厅由伟一公司出资、管理,公司内设人事部、财务部、技术部、外围部,各负其责。王伟作为公司股东、法人代表,对赌博游戏厅的开设和经营有绝对的决定权和管理权。这几年,该组织经营赌博游戏厅非法经营额达1.2亿元。案发后,公安机关在该组织经营的多家赌博游戏厅及仓库内共扣押游戏机1675台,包括:八面动物乐园机、六面动物乐园机、棋王连线机等,经鉴定其中1662台具有赌博功能。
  3故意伤害罪
  深夜持刀头套丝袜砍伤举报者
  2008年8月,李某在莲湖区纸坊村伟一公司开设的“新天地”电玩城内赌博,输掉万余元。李某及其妻要求电玩城退还赌资,遭拒绝,遂向公安机关电话举报,同时向媒体曝光,导致该电玩城经营受阻。
  为此,时任伟一公司外围部主管的席某纠集王某等人预谋报复。2008年9月10日零时,席某、王某、耿某等三人头套丝袜,手持砍刀、手电筒闯入李某家中,将熟睡的李某砍伤后逃离现场。法医鉴定李某为轻伤。
  2009年12月17日凌晨,张某酒后到长安区王寺西街伟一公司开设的“金蛋壳”游戏厅内滋事,先后与游戏厅经理程某及程的司机发生口角并厮打,张某头部被重击,右腿被刺三刀,不省人事后被抬出游戏厅,程某等逃离现场。法医鉴定:张某颅脑损伤程度属重伤。案发后,伟一公司人事部主管多次为张某汇入住院医疗费,并协调赔偿20万元。
  4强迫交易罪
  殴打胁迫店主强行转让店面
  2009年9月,为开设新赌博游戏厅,王伟看中西影路观音庙村口位置,由王某等出面租赁房屋。同年9月8日,王某等与在此经营“湖南米粉店”的彭某达成7万元转让店铺协议,当日支付了1万元定金,次日支付了6万元余款。
  次日晚,王某等组织人员对米粉店内进行装修,王伟也来到现场,以价钱过高为由指挥手下强行拉走店内物品。当晚,房东徐连科拉下电闸阻拦装修,向彭某之妻收取12000元转让手续费,王某等以转让受阻为由,逼迫彭妻返还7万元转让费,并指使手下押她回租住处取钱,又殴打彭某。彭妻拿出仅剩的5万元,并写下2万元欠条,才得以脱身。事后,彭某夫妇离开西安,返回湖南老家。“湖南米粉店”被王伟等人强行租下。
  用类似方式,该组织又强占“湖南米粉店”隔壁的“蜀南竹签烤肉”店,打伤店主委托人,将该店开设成新赌博游戏厅。
  5聚众斗殴罪
  数十人持刀枪与村民械斗
  2009年1月26日下午,长安区引镇村民曾某酒后到引镇街道伟一公司开设的“鸿翔动漫城”滋事,殴打游戏厅副经理耿某,并砸坏游戏厅大门门头和游戏机,之后席某等接公司通知前往查看处理,席某等纠集数十人携带枪支、砍刀、洋镐把等赶到动漫城集结。
  当晚,曾某与其父母及部分引镇村民持农械来到动漫城,双方发生械斗。其间,动漫城一方在追撵村民过程中将隔壁旅社的部分财物砸损。公安机关出警后,涉案人员逃离。之后,王伟带人赶到引镇,在雁翔路一加油站附近,听取手下汇报,又到引镇街道寻找曾某未果。案发后,赵某以动漫城经理名义出面接受警方处理。
  6妨害公务罪
  砍伤查处赌厅的公安副局长
  2008年10月23日零时,公安高新分局副局长孙某某值班时,因数日前发生的一起刑事案件前往高新区光华路口附近实地查看案发现场,发现新汇大厦负一层游戏厅存在涉赌现象,即通知高新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前来查处,同时对赌博赃款予以收缴。
  期间,该游戏厅人员谎称“有人抢劫”,电话通知公司其他游戏厅,寻求支援。之后,高新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最先赶至该游戏厅,协助孙副局长将游戏厅经理、收银员等人控制。此时,徐家庄游戏厅经理、副经理持刀赶到现场,在得知在场民警真实身份后,经理持械逃离,副经理何某仍持刀砍伤孙副局长手部后逃跑。本报记者宁军
  该组织管理层级
  领导者:王伟
  (陕西伟一实业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代表)
  积极参加者:被告人米某某等16人
  (起重要作用或积极参加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
  其他参加者:另有十余个
  管理方式:
  内部定期开会总结得失
  (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包括“三不用”、“三防”、副经理“顶缸”等。)
  制定了相应的奖惩措施和管理办法
  (包括对进入组织的成员扣押身份证原件,要求缴纳或按月从工资扣除数额不等的押金,强迫填写详细个人资料和家庭信息)
  对不服从管理的成员威胁、殴打、强迫写下巨额欠条,对表现好的成员派增游戏厅干股,“顶缸”后发放奖励等。

  除了填埋,目前,各地还有不少的旧衣回收公司,常年低价回收旧衣服。记者联系到一家深圳的公司,该公司的沈经理表示,成色较好的夏季衣服,回收价格在每公斤4-6元之间,这些衣服会经公司流向欠发达国家和地区,比较旧的衣服每公斤只值几毛钱。而比较差的、客户不要的,就会做生物燃料,这个价格便宜。

  昨日,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已就此事找到电影局等相关当事单位了解情况。

  对于不穿的衣服怎么处理呢?把这些衣服捐掉吧没有合适的渠道,扔掉吧又觉得太可惜,可家里的衣柜确实是越来越满。 
好多人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旧衣服,最后只能将其扔掉。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每年我国大约有2600万吨旧衣服被扔进垃圾桶。那么旧衣服究竟应该如何处理?捐赠又会遇到哪些问题呢?

  2008年8月1日《反垄断法》正式执行。《反垄断法》第八条规定: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第三十七条规定:行政机关不得滥用行政权力,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竞争内容的规定。

  在我国,政府也将旧衣的再利用纳入规划重点,“支持废旧纺织品循环利用”的政策已被正式确定为中国纺织工业未来五年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这份文件针对目前电影票务市场上的部分现象做出了规范。包括:将全国分成若干类地区,分别制定指导票价,指导价格为一部影片在各类地区的最高零售票价,普通影片的影院挂牌价格不得高于当地指导价格;3D、IMAX等其他制式影片的票价可在此基础上上浮一定比例,但最高上浮比例不超过指导票价的50%,VIP影厅的上浮比例则需向当地行政主管部门备案;影院制定的优惠票价不得低于挂牌价格的70%,这意味着非半价日最低票价与最高票价相差不会超过三成。

  每年2600万吨旧衣去了哪

  消费者权益或受影响

  广州的方女士几乎每年换季都会添置一大批衣服。近日,她想捐赠30多件闲置衣服,还特意送去干洗。但让她意外的是,当地红十字会表示,捐赠最好是捐款,旧衣服不要。而在民政局和街道办,她得到的答复都是:旧衣服一概不收。无奈之下她只能扔掉。陕西大学生向红十字会捐衣遭拒一事也被媒体报道转载。记者8月26日致电红十字总会,工作人员表示,不收旧衣服有苦衷,因为旧衣服收过来之后没法处理,消毒、运输成本太高,现在贫困地方缺衣服的很少,而且一般都是批量地给他们运棉衣、夹克,所以现在不收旧衣服了。

  网友估算影院月收入增加9050万元

  捐赠出去的旧衣服发挥了价值,但每年2600万吨被扔进垃圾箱里的衣服又去向何处了呢?广州海珠区环卫监测站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一般情况下只能和普通垃圾一起被填埋掉。浪费不说,污染也很大,一些纤维制品的衣服,埋在地下很多年都不会烂掉。

  目前电影票价在全国各地定价不一,2D影片最高票价有时会差四五倍,而3D、IMAX、3D
IMAX影片及VIP影厅的票价相差更高。因此,《意见》中指出,要根据各地发展水平等因素,将全国分成若干类地区,分别制定指导票价。

  想捐旧衣服没地方收

  律师称电影局涉嫌滥用行政权力

  来自中国纺织服装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旧衣回收市场暗藏巨大的商机,最高利润可达约600亿元。在广东等地,大量的小公司在做回收的业务,但其最终流向让人担心。今年初,状况有所改变。瑞典的时尚品牌H&M开始在上海、武汉等城市陆续开始推出“旧衣回收”项目,顾客可将家里闲置的任何品牌的旧衣服打包送到店里,并换取一张优惠券或者打折卡,用于购买新衣服。收到旧衣服后,H&M经过简单的分拣工作之后,统一运回瑞典,交给当地一家回收公司做后期的循环利用。该公司官网显示,回收的旧衣将根据400多项不同的标准得到分类和评估,然后进行循环处理、重新利用。例如:制成抹布等物品、生产成纺织纤维或用于汽车行业,制造阻尼和绝缘材料等。

  据记者了解,早在2008年时发改委价检司就下设反价格垄断与市场监管处,从事反价格垄断工作。发改委此前查处对象多是一些地方个体企业,比如2010年以来,发改委查处了南宁、柳州米粉生产厂商以及厦门餐饮消毒行业串通涨价等行为;在地方个体企业之外,查处对象偶尔也涉及一些国有控股企业,如近期查处的广西凤糖生化股份有限公司存在囤积哄抬价格行为,资料显示这家企业是一个国有控股企业。

  如何处理旧衣服真的是个难题,填埋、焚烧不仅造成了资源的浪费,而且大大加重了环境的负担;如果回收公司再把旧衣服卖给翻新的工厂无疑会给更多人造成伤害;运到国外,也可能成了“洋垃圾”,那么,还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将这些旧衣物更好的利用呢?

  一位网友表示,基于团800数据,2011年12月电影票平均折扣3.6折,票价27.5元,月销售额9582万元。粗略估算,“电影票价最低7折”带来的影响:团购消费者成本提升1倍,票价增至54.5元;制片方、影院月均增加9050万收入,年增加10.8亿收入。

  广州市红十字会秘书长刘进兴说,现在不比十年前了。受捐助者也会挑挑拣拣,担心皮肤病和传染病,而且,红十字会的仓储空间和人力有限,难以管理。所以,一般只会在发生大灾的时候,才号召市民捐赠衣服。

  “票价最低7折”尚征求意见

  虽然旧衣服在城市里少有市场,但我国仍有很多贫困地区的儿童甚至成人缺少衣物,微博上不时会有网友发起倡议,呼吁捐赠。网络调查显示,大量网友表达了希望捐赠旧衣的愿望,只是苦于无处可捐。有志愿者建议,最好的方式是定向捐赠,在网络上找到可靠的受捐地点,将旧衣服洗干净,再到邮局打包邮寄。

  ■ 网友反应

  如何更好地利用旧衣物

  另一网友表示,美国平均电影票价是7.94美元,相当于人民币50元,结合国民收入衡量,看一场电影的费用只占其人均收入的0.2%。按照这个比例计算,我们一张电影票只应卖10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