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机电玩城官网 / Blog / 政治人物 / 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当庭称曾遭刑讯逼供,曾被指重视
图片 2

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当庭称曾遭刑讯逼供,曾被指重视

图片 1

  京华时报讯12月8日下午,中纪委官方网站挂出“山西省纪委通报5起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追究典型案件”。其中,发生在今年5月份,因开会时大骂“国家规定是狗屁”的山西太原古交市客运办公室主任任长春被开除党籍、撤销行政职务。

图片 2  

成首位在任落马运营商一把手
事发根源或在联通

  5月份,一段名为“任性领导讲话”的视频在网上引起热议。视频中,一位身穿黑色外套的领导在会议室中大爆粗口。“国家规定就是狗屁,你们把我这个话记着,我任长春就不执行国家规定。”“我说谁是腐败就谁是腐败”“我是搞法律出身的,我知道法律是干啥的,我就不讲法”“这就是我的个性”……任长春被网友戏称为“史上最任性干部”、“任我行”。

南昌大学前湖校区教学楼。廖灿新/供图

  上周末在电信圈子里流传的常小兵“出事”的消息成为事实。昨天下午,中纪委网站公布消息,中国联通原党组书记、董事长,现中国电信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常小兵成为倒在任上的第一位运营商一把手。

  事件发生后,任长春被停职,有关部门进驻调查。

  11月17日,历时8天,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周文斌案终于结束了“第二轮一审”,周文斌也再次在法庭上回顾了自己主政高校之路。

  事件

  昨天下午,中纪委官方网站发布“山西省纪委通报5起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追究典型案件”通报。通报称,2014年4月,古交市汽车客运管理办公室主任任长春在安排工作期间,违反政治纪律,造成恶劣影响。2015年5月,任长春受到开除党籍、撤销行政职务处分。

  2013年5月,担任南昌大学校长逾10年的周文斌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唯一一个“211”高校正职校长。2014年12月至2015年3月,该案在南昌市中院的一审断断续续持续了24天,并未判决。2015年11月,该案继续一审,检方依然指控其受贿2200万元、挪用公款5800万元,辩方依然主张绝大多数指控并不存在。

  常小兵被查传言坐实

  与此同时,古交市交通运输局党总支书记闫祥明、局长闫元亮因履行主体责任不到位,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和党内警告处分,并作出深刻书面检查;纪检组组长刘俊亮因履行监督责任不到位,被诫勉谈话,并作出深刻书面检查。

  周文斌是2002年年底以改革者的姿态入主南昌大学的。那时的周文斌信心满满。他认为,南昌大学的改革步伐落后于江西省大多数本科院校,新校区百废待兴,自己“不怕事多”,“希望所有的事情一起做,只要想到的事情就全部铺开”,甚至“事情越多,我胃口越好,睡觉越香”。

  常小兵落马是个突然但并不意外的消息。在官方公布消息的前一天,有关他被调查的传言已经在电信行业里流传了。最初的起因是原定于今天召开的中国电信全国工作会议突然宣布延期,但原因并未公布。对于中国电信集团来说如此重要的一次年度大会,召开前被突然叫停,显然是很不正常的事情,必定是遭遇了某些“不可抗力”,而一把手无法参加,也是最有说服力的解释。

  此外,邀请同事参加女儿“百日宴“并收受礼金的山西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罗云龙,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因单位发生公款旅游问题,晋城市地方税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燕青被免职。

  速度与魄力,胆识与改革,这些曾经贴在正厅级校长周文斌身上的标签,如今正是控辩双方交锋所在。

  很快,网上有一张据称是“常小兵办公室被封”的照片开始传播,照片上一扇看起来很普通的办公室门上张贴着封条,封条上写着“2015年12月26日15时封”。尽管这张照片究竟是不是常小兵的办公室,外人很难辨别真伪,但一些消息加在一起,“常小兵真的出事了”似乎可信度很高了。

  来源:环球网

  招商引资陷入争议

  在官方公布消息之前,记者也多方打听过该消息的真伪,不过中国电信官方称“没有任何消息”,而一位中国电信内部人士则欲言又止,“等一等吧,晚点会有确切消息出来的。”果然,昨天下午5点,中纪委网站挂出了公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现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终于,被传了一天多的消息,就此落地成真。

  南昌大学教师赵强(化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2003年秋,刚开工9个月的前湖校区就迎来了首批新生。他当年任辅导员,有6个学生刚报到,“一拍屁股就回去了”,“当时就是荒郊野外,要校门没校门,很多地方都是泥巴地”。

  其人

  新校区建设的启动者是刚刚上任的校长周文斌。时年42岁的他也是江西省最年轻的重点大学校长。很多大学此时刚步入1999年开始的扩招时代,高校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巨大但普遍资金紧张,而周文斌之前执掌东华理工学院(现东华理工大学)1年多曾展露出过人的引资才华。

  很看重下属忠诚度

  社会资金开始与前湖校区联姻。2003年年初,周文斌履新刚1个月,就开始引入社会资本:江西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办公室向南昌大学介绍了一家港资企业。

  常小兵今年8月份才从中国联通调任中国电信。到任之后,他按照常规到各地方公司调研,并在网络、终端、资费以及光纤改造等发展上做出重要指示。与此同时,常小兵还参加了在南非举行的2015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以及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就在10天前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常小兵还亲自为到中国电信展台参观的中央领导人进行了讲解。

  2006年9月,耗时4年、总投资30亿元、面积3600亩的前湖校区建成并全面投入使用。

  昨天,记者在中国电信的官网上看到,显要位置已经登出了常小兵接受调查的信息,而中国电信新闻中心的领导动态栏目中,已经看不到任何和常小兵有关的内容。

  今年11月9日,公诉人当庭提出,南昌大学、东华理工学院的部分项目没有招标。根据法律规定,施工单项合同估算价在2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必须进行招标。基于此,公诉人指控,为了获得工程承接等利益,9名商人向周文斌行贿合计人民币约1880万元。

  有熟悉常小兵的人士向记者披露,常小兵在联通期间,很看重下属对其的忠诚度。“在对联通中高层人选的考察中,忠诚度可以说是排在第一位的,而真正工作能力还要排在靠后的位置。”例如,去年巡视组巡视期间落马的宗新华,在中国联通内部就被认为是常小兵的嫡系。另外,有内部人士爆料称,因为常小兵曾经长期在江苏任职,因此“江苏帮”在联通内部颇受重视。

  一名涉案商人的证言显示,通过招商活动,他在江西师范大学、南昌工程学院获得的部分项目,也没有经过招标。

  分析

  周文斌并不这么理解。他辩称,前述招标规定只适用于工程,但在BOT模式(建设-经营-转让)或BT模式(建设-移交)中,谁来施工由投资方决定,在投资方将项目移交给学校之前,学校并无项目产权,没有资格替其招标。公诉人追问:如何确定投资方。周文斌回答:投资方都是招商引资找到的,法律没有规定招商引资必须招标,“法无禁止,我们就可以做”。

  事发根源或在联通

  BOT模式和BT模式正是前湖校区兴建中采用的重要模式。该校区的大学生食堂和购物街是由某港资企业投资并运营20年,之后学校再收回产权。多栋学生公寓均为企业先行投资,学校14年后双倍等额返还。某些室外园林工程,学校也选择4年8期归还工程款。

  中纪委消息中只说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并没有公布他出事的具体原因,而多位电信行业内部人士都笃言“常小兵虽然出事是在中国电信集团董事长的任上,但他的问题,根源还是在中国联通集团”。

  “现在可能会存在‘招商选资’,以前叫‘招商引资’,能引到就不错啦,捡到篮子里就是菜。”周文斌认为,在资金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有人来投资他们求之不得,“如果要在南昌建立一个汽车厂,难道我们还要让奔驰和宝马去竞争吗?”

  这种说法其实不难理解。今年8月份,中国联通集团和中国电信集团一把手进行了对调,中国联通集团原董事长常小兵出任中国电信集团董事长,中国电信集团原董事长王晓初出任中国联通集团董事长。此时距离常小兵到中国电信上任仅仅4个月时间,而他掌控中国联通已有多年。

  公诉人追问:既然认为采用BOT模式的项目都是招商引资而来、不需要招投标,那么为何南昌大学第四期学生公寓、国际学术交流中心等一系列工程却有招投标文件?

  常小兵被传出事也不是第一次。去年底,中央第八巡视组入驻中国联通巡视期间,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宗新华和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网络建设部总经理张智江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还有多名中国联通集团的高层被传“涉事”。巡视组撤离后,中国联通整改报告显示,有22人因“违规违纪”与“失职渎职”问题被内部通报。

  周文斌回答:那是投资方委托学校招投标,如果投资方不委托学校招投标,它也可以自己招投标。

  当时,就有运营商内部人士透露,巡视组接到的举报材料中,还涉及到联通集团级别更高的高管,也一度有消息称常小兵被查了。但之后,常小兵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段时间之后,这种说法也就逐渐淡去了。不过当时也有知情人对记者说过“看着吧,联通的事并没有完”。

  至于受贿,周文斌坚称只收过10万元港币(约合8万元人民币),其余有罪供述均是刑讯逼供得来的。

  背景

  周文斌的做法曾遭到过质疑。他在东华理工学院任职末期的项目是4栋学生公寓和1栋学生食堂。这些项目同样没有招标,而是由企业先行投资2300万元,14年后学校收回产权,再向投资方返还本利4400万元。东华理工学院一名时任校领导透露,此事至少上过4次校党委会或专题会,一些校领导不赞成这种做法,想照旧使用银行贷款,但是,“周文斌的想法比较超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