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机电玩城官网 / Blog / 政治人物 / 曾自曝年薪仅10万多,郭伯雄成败录
图片 3

曾自曝年薪仅10万多,郭伯雄成败录

图片 1

  郭伯雄“犯事儿”的消息最早在张则村传开是2014年下半年,村里一位在外地念书的学生这年暑假回乡时把“郭伯雄落马”的网络传言告诉了乡邻。多数的年轻人们对村子里这位“国家大人物”并无直观印象,他们只是在爷爷奶奶辈口中知晓郭家的“传奇”。

图片 2

张力军

  2015年7月30日晚间,传言终被坐实,“八一建军节”前夕,军队反腐再下关键一城。新华社《新华视点》报道,当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郭伯雄组织调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决定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严重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已落马原国家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此度过了“连玉米棒子都吃不上”的童年和少年。然而,家族的贫农身份也让他得到了实现命运转身机会。从张则村、408工厂、兰州军区、再到中央军委,《棱镜》遍寻郭伯雄的工作之地,试图还原这位军中“西北狼”的仕途轨迹。

季建业履历

  相关新闻:

  郭伯雄成败录:起步学徒工收网“西北狼”

  
  “进了中山门,就是南京人。”2009年8月,季建业被任命为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用这句话博得南京各界的好感。次年1月,他成为南京市市长。也是从2009年开始,季建业开始频频遭到质疑,一些不正常的迹象也逐渐浮出水面。但此后,这位市长却在非议中一直挺立,直至近期被“双规”
  应该说,少有市长像季建业一样,在任期间长期流传被“双规”。
  这次,他真的被“双规”了。
  2013年10月17日早晨7时55分,中央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10月20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再次发布消息,“南京干部群众坚决拥护对季建业免职和组织调查”。
  据统计,季建业是中共“十八大”后,落马的第十位副部级以上干部。前九位分别是李春城、衣俊卿、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王素毅、李达球、王永春、蒋洁敏。
  “被查”消息流传已久   10月16日上午,南京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还发布了一条季建业于前一日主持召开市政府常务会议的消息。
  而正是这一天凌晨2时,季建业被中纪委直接带走。值得一提的是,中纪委带走季建业的行动并未知会江苏省委。
  这一天,他原本要出席一个动员大会,但主席台上已没了他的席卡。
  由于“季建业被调查”的消息在坊间流传已久,此次小道消息满天飞时,同样有网友怀疑,“又不是第一次传了,除非有官方媒体证实”。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近半年来,有关季建业的负面报道不少。
  今年5月23日,香港一家媒体报道,任南京市市长4年来,季建业几乎从来不去市政府的办公室,而是长期在宾馆豪华套房内办公。这也是季建业的负面报道首次见诸于报端。
  在报道中,港媒甚至一一历数季建业的多位情人。
  这一报道使“季建业被双规”之传言盛行。针对报道涉及的情况,他多次用“没有的,与事实严重不符”等语句进行否认。
  事后,江苏省纪委新闻发言人对“季建业被双规”一事予以了否认。
  然而,接近中纪委的相关人士称,早在今年春节后,中纪委的调查组就进驻扬州、南京。有关季建业的调查,已持续了近半年。
  据媒体推测,他人为求自保而“供出”季建业,由此导致其被调查。“他人”之中,又以苏州金螳螂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螳螂”)董事长朱兴良的可能性最大。
  7月22日,江苏首富朱兴良因个人问题,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该部门并非本地相关执法部门,而是更高级别的机关。
  朱兴良与季建业的私交,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彼时,季建业尚在苏州工作。
  1993年,金螳螂在苏州成立。随着季建业调任扬州,金螳螂在扬州频繁获得政府工程项目,以致在季建业成为扬州市委书记后,金螳螂“几乎承包了扬州所有的酒店、医院、商品房的装潢”。
  有纪检系统消息人士透露,相关部门对季建业的调查中,直接涉及到金螳螂案件中的相关工程,季建业被查是因为收受朱兴良的巨额贿赂。
  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季建业的落马可能是受其部下蔡爱华的牵连。
  季建业被查真正露出苗头,是在10月以后。
  今年国庆节后,本该由季建业带队出访英国的行程,被有关方面叫停。
  而在他被调查前的10月4日,南京市委机关报《南京日报》头版刊出题为《大锏银巷居民遭遇“出新烦恼”》的报道,批评季建业在南京市一手主导的雨污分流等工程。这或许是季建业“出事”前最为明确的信号。
  官和学位一路升   季建业长期为自己打造亲民形象,这在他首次亮相南京时可见一斑。
  南京古名“建业”,这让季建业更容易拉近与南京市民的距离。“进了中山门,就是南京人。”2009年8月,季建业被任命为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用这句话博得南京各界的好感。次年,他成为南京市市长。
  从2009年开始,季建业开始频频遭到质疑,一些不正常的迹象也逐渐浮出水面。但此后,这位市长却在非议中挺立了4年。
  季建业履历显示,早在其任昆山市任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时,就已开始“学术”追求之路。
  1996年至1998年,季在苏州大学行政管理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学习。一年之后,他成了苏州大学法学院一名正式的在职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宪法学。在季建业就读在职研究生的3年(1999年-2002年)中,其职务也不断提升。
  2003年开始,季建业继续在苏州大学攻读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的在职博士生。当他拿到苏州大学在职博士的学位证时,他在这所大学内已经有了另一个身份——校董。在他的“牵线”下,金螳螂和苏州大学也进行了合作。
  苏州大学并非季建业学术路上的终点站。
  2006年6月,季建业获得了他平生的第一个学术头衔——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中心客座研究员。也是在人民大学,季建业通过了博士后研究的出站评审。
  回顾季建业的学术之路,最惹争议的要数其博士论文被指抄袭一事。
  三农问题研究者张英洪、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名副教授都曾公开称季建业博士论文抄袭。有媒体报道称,季试图用20万元科研项目“摆平”后者,但却遭拒绝。不过,一番波折之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副教授也放弃追究。
  “像季建业这样的官博士不是个例,权力和资本入侵学术领域,在当下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被抄袭论文的张英洪说。
  力推城建的“季挖挖”   季建业最为诟病的,是主推大规模进行城市建设。这也是他为政的最大特色。
  但是,在扬州和南京两地的城建,换来了不同的口碑。
  至今,扬州某论坛还保留有他调离时所写《扬州八年》中的“感人讲话”。“季建业来之前,扬州的面貌和西部的县城差不多,整个城区连条像样的马路都没有。”扬州人卢健描述道。
  多年来,季建业熟稔于市政建设。此刻,踌躇满志的他已打算复制扬州模式,“广陵转金陵”。
  上任后,季建业立即动用3.8亿元整治市内主要道路,相关开支未经南京市人大批准。2010年7月28日,因施工挖断地下丙烯管道引发震撼全城的大爆炸。
  季建业却并未停手。
  相反,他炸掉了南京核心干道之一城西干道高架桥,为建地铁3号线,将南京市主城区许多于上世纪中期栽种的梧桐等树木砍伐、移栽。一时间,“秋叶与灰土齐飞,苍天共黄土一色”,古城几乎沦为工地和机器轰鸣的海洋。
  积怨已久的民众称季建业为“推土机市长”,并送外号“季挖挖”。砍伐梧桐树还曾造成一些南京市民的强烈不满。有人发起“拯救南京梧桐树”的活动,参与者过万。
  季建业力推的雨污分流项目项目,从诞生开始就不够透明。
  该项目影响范围巨大,“斥资183亿元,5年内在200多平方公里区域内全面施工,铺设500公里污水干管,完善3000个居民小区及单位近2000公里排污支管”。
  “通过‘雨污分流’工程,南京主要水体水质断面指标要达到地表水Ⅳ类以上。”季建业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这样承诺。
  但市政府相关部门认为这一工程没有实际效果。为此,季建业把项目报告锁进保密室,执意推行工程。
  3年来,南京城建投资逾2000亿元,机关干部被折腾得“吃不消”。有官员直言,“有些经验水土不服”。甚至在每年的省市“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在小组发言中“炮轰”季建业力推的城建项目。
  “迟来”的落马?   季建业早年在宣传系统工作。1990年出任江苏省吴县县委副书记之前,他曾是苏州日报社副总编辑,但很少写文章。
  江苏省政府一位了解季建业的官员评价他,“十分懂得运用媒体资源”。
  今年8月底,季建业谈到“雨污分流”,称“难度预计不够、施工组织不到位自己有责任,也有‘代人受过’不被理解的委屈。”他还专门让《南京日报》在重要版面上对雨污分流工程进行大篇幅正面报道。
  他称:“这些工程都是城市急需做、能解决百姓宜居大问题,我们这届政府不做,难道把矛盾交给下任?”
  “他总有理,理总在他。”一位省人大代表说。
  “拯救南京梧桐树”活动引发关注后,季建业立即向媒体保证“今后涉及重大工程的规划,不得乱砍树、乱移树”。
  今年9月,季建业自我批评称,自己有“官本位”思想,没有站在群众立场换位思考,重视上级督导却轻视群众评价。
  在同事看来,季建业的作风可谓专断而蛮横。每听到、看到不满意的,他会拍桌子打板凳地摔掷文件,甚至愤怒地将报告当场撕掷地下,拂袖而去,周围的人目瞪口呆,下不了台。
  2010年1月,季建业谈富民问题:“其实我很清楚,60%的百姓口袋里的收入并没有达到每年公布的收入平均数,是‘被拉高’的。”
  他还称:“说实话,以我的工资来算,大概也要十多年才能买到一个小房,还买不起大房。”
  彼时,他被网民冠以“说实话的南京市市长”。
  另有媒体称,季建业平步青云,有其岳父的影响。季结婚时,其岳父还在苏州任职,后屡获升迁,官至江苏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此间,季建业也屡屡升迁。
  在一些人看来,即便有网络举报和“两会”炮轰,季建业的落马,仍使人们等了足足4年。
  由此,有媒体评论称,季的落马暴露出我国干部监督管理体制的缺陷。“说起来每个领导干部都有很多单位、有很多人监管,但实际上好像又都不管,从而没能真正有效地对领导干部进行监管。”
  南京市委有官员认为,季建业的落马应引起内地官场深思,完善官员监督机制、调整官员政绩考核标准、重要城市建设工程实施应重视当地民众意见等等,都必须得到重视与面对。
  (资料来源:《新京报》、《南方周末》、《中国经济时报》、《第一财经日报》、《烟台日报》、《华夏时报》、《扬子晚报》、《南京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每日经济新闻》、《明报》、《每日经济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经营报》、《现代快报》、中国评论社、人民网、新华网、南海网、环球时报)

  环保部原副部长张力军被查 或涉黑社会背景

  图片 3

  环保领域首位“大老虎”昨天被曝落马。中纪委官网昨天发布消息称,环境保护部原副部长、党组成员张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张力军已在2013年卸任环保部副部长,他是今年以来被查处的第17名省部级官员,同时也是第8名退休以后被查处的省部级官员。

郭伯雄家族位于张则村的住宅

  >>其人

  从一名义务兵直至成为国家领导人,郭伯雄在军队系统职务迅速升迁的51年中,其家族内的数位兄弟及晚辈也在军队及政府系统内谋得职务,所在岗位亦与郭伯雄密切相关。目前尚不知晓郭伯雄是否在此中发挥了作用。

  环保系统工作24年曾经分管关键领域

  郭伯雄的落马是新一届政府反腐中迄今为止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之一。虽隐秘推进,亦可循痕迹。然而,即使在独子郭正刚被正式公开调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郭伯雄似乎对自己的命运依然乐观。

  公开简历显示,今年63岁的张力军,从1989年出任吉林省环境保护局局长、党组书记开始,至2013年卸任环保部副部长,其在环保系统共工作了24年。

  《棱镜》调查到,在3月上旬,郭伯雄还乘坐专机到达西安,停留数日后在3月11日返回北京,在此期间,其还与自己一位30多年的战友会面。这位与郭伯雄关系紧密的前兰州军区高层、现陕西省高级官员告诉《棱镜》,郭伯雄此次到西安来是探望自己逾90岁的岳母,对方身体不好。

  在进入环保系统之前,张力军是吉林舒兰县县长。此后,担任过5年中国环境报社社长。在环保部(2008年前为环保总局)工作期间,张力军先后担任环保部计划财务司、规划与财务司、污染控制司司长。2004年成为当时的环保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2008年3月,国务院机构“大部制”改革,环保总局升格成为环境保护部,张力军成为环保部副部长。据公开报道,任环保部副部长时,张力军分管的领域颇为关键,包括污染防治与减排、环境执法等。

  郭伯雄当时对于外面盛传的自己要被查传言以及举报信都知晓,但是表现淡定,并称外面的“谣言”是因为军队内有人故意要斗他,但其相信自己可以平稳过关。

  >>其事

  起步学徒工

  媒体称中央巡视时张力军曾遭到举报

  从陕西省省会西安往西70公里,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已落马原国家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此出生,并度过了清贫的童年和少年。郭伯雄的父亲郭孝西生于1913年,卒于1973年,母亲曹氏生于1924年,卒于2000年。

  去年11月26日,根据中央统一部署,中央第三巡视组进驻了环境保护部开展专项巡视。今年2月,巡视组向环保部反馈情况时曾指出,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违规插手环评审批,或者开办公司承揽环评项目牟利;环评技术服务市场“红顶中介”现象突出,容易产生利益冲突和不当利益输送;把关不严、批而不管、越权审批,导致污染隐患,加大权力寻租空间等。

  在这个小村子里,郭家从来都不是望族。1950年进行农村阶级成分划分时,郭家被划为贫农,“他家里兄妹多,地里收成不好时连玉米棒子都吃不上”,一位郭伯雄的童年伙伴告诉《棱镜》。郭家兄妹7人,依次分别为郭伯雄、郭伯礼、郭柏荣、郭柏权、郭伯营、郭会莲、郭慧莲(早年已去世)。

  此外,有媒体报道,在中央第三巡视组进驻环保部之际,张力军曾被一封《揭发“雾霾恶果背后猖狂权利黑手”的举报信》举报。

  生于1942年的郭伯雄是这个家庭里的长子,自小身材高瘦,小名“锤锤”,“小时候是听话懂事的孩子,只是没念多少书,就在村里念了小学,”上述人士回忆。

  >>其言

  郭伯雄第一次走出村子是在他16岁那年。1958年,相邻的兴平市408工厂到礼泉县招聘工人,郭伯雄幸运的得到了村里的一个指标。408工厂是中国“一五”期间投资建设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408为代号,主要生产柴油机,目前已更名为陕西柴油机厂,为中船重工集团旗下子公司。

  曾自曝每年工资仅“10万多一点”

  这个工人指标让郭伯雄实现了命运的转身。一位老家同在礼泉县、和郭伯雄同时进入408工厂的退休工人告诉《棱镜》,当时国家工厂到村里招聘工人主要是看阶级成分,和学历关系不大,而郭伯雄家在村子里属于贫农阶级,成分很好,所以村里举荐了他。

  作为环保领域官员,张力军在媒体上“曝光率”比较高,还多次就社会关注的环境污染和保护问题发表相关言论。2007年,张力军曾表示,中国污染有可能在人均GDP为3000美元的时候出现峰值,之后开始下降。2013年,张力军曾表示,北京的污染控制治理可能需要15到18年,如果政府下大力,10年也能达标。

  在408工厂,一位和郭伯雄一起工作过的退休员工描述,当时郭伯雄在408工厂二十工部26车间做学徒工,当时的规定是必须做满三年学徒工才能升为工人。“大家对他最大的印象是他的饭量大,别人都能吃饱,他就吃不饱,可能是因为个头高”,其回忆,郭工作也很积极,总在上班前20分钟就到了。

  此外,在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已卸任副部长的张力军在全国政协经济界组别讨论中,与副部级干部讨论公务员工资时自曝,自己每年的税后工资是“10万多一点”,在此次“落马”后,张力军的此番言论被网友广为传播。

  与郭伯雄同一时期在408工厂工作的另外三位已退休工人则对郭伯雄做出了另一番评价“表现非常一般,道德品质差得很”。三位老工人称,在做学徒工时郭伯雄偷了同事的饭票,有一次还涂改饭票,“这些当时是要做公开处分、要开除的”,但郭为何当时并未受到处罚亦不得而知。

来源:环球网

  《棱镜》未能联系到郭伯雄本人或408工厂官方对此段经历的回应。

  此外,外界流传另一个版本是郭伯雄当时在408工厂偷了自行车被发现,但这些退休工人表示并未听到有这回事。上述老工人告诉《棱镜》,郭伯雄退休后,2014年春天曾到408工厂视察,工厂领导带领这些退休老员工欢迎他,这让他们颇为不满,“但厂里一直为出了个郭伯雄为荣”。

  陕西柴油机重工有限公司官网亦对此事刊发图片新闻描述,郭伯雄2014年3月30日在视察408工厂时表示“工厂变化很大,都找不到原来工作过的地方了,今天终于了却了多年想回来看看的心愿”。

  未来得及升为正式工人,郭伯雄等到了人生的另一处转机。1961年8月,兰州军区到408工厂征兵,郭伯雄参军入伍,随后被分配到解放军陆军第十九军55师164团。

  在这里,他迎来了仕途晋升的快速通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